溫暖的回憶
日期:2018-12-11 09:41:17  發布人:admin  瀏覽量:38 打印本文

溫暖的回憶

 

親愛的母校:

    離校已經九年,和母校的聯系也很少了。在此時,突然收到了母校的來函,才知道母校將舉辦四十周年校慶,它在呼喚遠方的游子,這怎不令我心潮難平,對往事浮想聯翩。

   可以說,兩年的高中歲月是迄今為止我的生活中最令人難忘的一段時間,那時盡管我也是一天到晚地讀書,可是有那么多老師關心我,幫我解難題,給我鼓干勁,所以我一點也不覺得苦。現在我仍在讀書,仍在向知識高峰攀登,但當年的環境不復存在了,我常常感到孤獨和疲憊。只有在這時,我才真正體會到當年那份師情的可貴,為此我要永遠銘記那些曾以心血教誨我的老師。

   在母校的兩年生活里,值得回憶的事情太多了,我就試著從生活中采擷幾朵浪花吧。

   談起母校,我的腦海里最先浮現的是一張紅榜,榜上公布著1978年母校第一屆升重點高中考試的入選名單,我有幸榮登榜首,于是便在那一年秋天跨入了向往已久的吉鐵一中的大門。

   在母校見到的第一位老師是我的班主任、教語文的林友松老師。新生入學那天,他來迎接我們,戴著黑邊眼鏡,穿著白襯衫,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樣。他問過了我的姓名之后,和藹地問我愿不愿意擔任班級宣傳委員,我同意了,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擔任這一工作。林老師教學有方,人也很幽默,在課堂上他的講授常常使學生興趣盎然。那段時間里他在搞教改實驗,除教科書外,他引導我們閱讀了大量古代和當代的好文章,使我受益匪淺。自上大學以后,我再沒有系統地學過中文,可以說,我現在的這點中文底子都是大學前奠定的,尤其是中學。大概大凡老師都對好學生有偏愛,在高中兩年中,他從未批評過我,雖然我也有許多調皮搗蛋的“劣跡”。

    教外文的王賓老師是另一位對我幫助極大的老師。他工作認真負責,對學生滿腔熱情,我很喜歡他的課。在高考前半年,學校里因學生反映數理化來不及復習而停了只占高考單科成績30%的外文課,我卻特別想繼續上這門課,于是就去找王老師商量。他很爽快地答應了為我和另一同學補課,每周兩個晚上。在王老師的大力幫助下,我的高考外語成績得了74分,而同屆考理工科的其他同學外語少有及格的。

    教物理的趙國楨老師資深年高,治學嚴謹,我對他是先敬畏后親近的。記得很清楚,那是在一次做課間操時,我一邊做操一邊和同學說笑,一點也沒有意識到這是違反校規。突然,趙老師從后面抓牢我,讓我去站到司令臺上,在全校師生面前承認錯誤,搞得我狼狽不堪,幸有其他老師過來解了圍。從那以后,我一見到趙老師就躲著走。后來,他接了我們班的物理課,逐漸地,他嚴謹的治學態度和對學生真誠的關懷終于使我轉變了對他的看法。我常常向他請教問題,從他那里學到了好多東西。高考時,他鼓勵我爭取物理得滿分,而我偏偏得了個九十九分,真感到有負他的厚望。

   在我的心目中,教化學的王興久老師始終是一副瀟灑的形象。他人瀟灑,課上得也瀟灑,我向他請教過好多問題,好像都難不倒他。可是,偶而在放學后路過他的辦公室時,我卻見他捧著腦袋在那里冥思苦想,才知道他也有為難的時候。高考前的一次模擬考試中,我把一道大題做錯了,化學只得了七十多分。事后,他給我詳細講解了這道題,一直到我弄懂為止。在高考時,果然出現了同類型的題目,這次我答對了,總算沒讓王老師白費心。

    其他給我以教誨和幫助的老師還可以舉出很多,像教政治的陳老師,教數學的湯老師,教體育的趙老師,以及校教導室江主任,校團委張書記等等。面對這如海般的恩情,我常有無以為報之感。我所能做的只是用我笨拙的筆記下一點他們的事跡,以便于在母校的功勞薄上給他們留下一席之地,讓人們永遠記得這些肯于無私奉獻的人們,這也就是我的一點紀念。

   下面簡單匯報一下我的情況。

   我在浙大光儀系呆了九年,其中四年本科,兩年碩士(后直讀博士),三年博士,將于今年下半年畢業。目前我的工作單位尚未落實,但留杭是肯定的,因為我已在杭成家。我丈夫畢業于南開大學中文系,現在是浙江人民出版社編輯。我已讀了十九年的書,以后再不必為文憑而讀書了,但可以肯定,渴求知識和探索未知仍將是我生活的主要內容。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,利用自己學到的知識為人民服務,也為母校爭光。

   由于論文工作處于最緊張階段,暑假我可能不回吉林了,這樣也就無法參加校慶了,希望母校能將校慶活動簡報寄給我一份。

   此致

 

   敬禮

   學生:金文英

      1989517

         (作者系80屆畢業生,浙江杭州大學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)

附:金文英手稿

2.1金文英手稿.JPG

2.2金文英手稿.JPG

 

核發:admin 點擊數:38 收藏本頁
JBO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